浅花迷人w

乐哥的小迷妹,更新随缘,最近沉迷学习,高中狗ヘ(;´Д`ヘ)

【哈德】Are you kidding me ?

第二天的早餐,德拉科坐在斯莱特林的长桌边,一边优雅的用着早餐,一边听潘西抱怨,抱怨上次占卜课又留下了怎样恶心的作业。
德拉科漫不经心地听着,时而敷衍的哼两声,目光一直追随着格兰芬多那的救世主大人,看着破特和他的穷鬼朋友以及那个泥巴种聊的那么开心,担心他们笑的那么夸张是因为破特说出了他的秘密。德拉科烦躁的将牛奶一饮而尽,计算了一下下节课开始的时间,转身和潘西打了声招呼,急匆匆的冲着斯内普的办公室去了。
作为斯内普教授的教子,他自然是知道开门口令的,然而在他尝试了不下三次后,发现他的教父,居然瞒着他改了口令,无奈之下只好强行敲门。斯内普脸色阴郁地打开了门,毫不客气的询问德拉科过来干什么,德拉科窜进门里,寻找父亲的踪迹,最终发现父亲仍躺在婴儿床里,享受着美好的睡眠时光,又联想到教父眼底的黑青(这可能是天生的),决定不触霉头,跟斯内普到了一声早安,撒腿就跑了。
结束了一天的课程,德拉科回到斯莱特林地窖,听到同学的嘀咕声“嘿,这些天格兰芬多可是从我们手里抢了不少分走,那不成今年我们要输!”“可不是吗,什么时候韦斯莱那个纯血的叛徒家的叫金妮的这么厉害了,我还以为今年的格兰芬多只能靠那个泥巴种拿分了,谁知道杀出个程咬金。”
德拉科边走边思考,金妮,难不成是被赫敏带的?应该不会啊,肯定是有人在暗中帮她!哦,可是谁会帮一个没钱没势的韦斯莱家?德拉科无比想念自己的父亲,尽管父亲并不会帮他思考这种事情。
躺在床上,德拉科就想起了圣人波特那张欠打的脸,如果...如果他敢把自己私生子的事情说出去,他就....在心中默默的想了如何正确虐待救世主的一百种方式,想着想着就睡了过去,连梦里都是破特求饶的小表情。


哈利在早上吃饭时就感到有一道不善的眼光在注视着自己,但是他并没有找到是谁,因为今天的罗恩很激动,because of他的妹妹金妮,他一个劲的强调着金妮在课堂上出色的表现以及那些斯莱特林被金妮抢去分数后脸上可笑的神情,他在说完后,很诧异的看着哈利和赫敏,询问他们这难道不好笑吗?哈利和赫敏只好配合的大笑了几声。
但是赫敏对于这件事情,更多的还是担忧,金妮怎么会突然之间和以前截然不同,赫敏把疑点和哈利陈述了一遍,他们决定找个时间询问一下金妮,希望不会是什么可怕的事情。
哈利躺在床上,将金妮的事情放到一边,空白的脑子里突然出现马尔福的身影,以及他的私生子,哈利有些气愤,未婚先孕难道是纯血贵族的作风吗?这可真是一点都不负责任,想着想着便也就睡着了,梦里满是这个私生子被众人知晓时的一百种后续。



我们学校QAQ居然晚上考试,还是六点到十点半,简直生无可恋
感觉自己OOC超严重啊,都是好久以前看的哈利波特了,时间对不上的话,诸位看官请见谅qwq

评论(1)

热度(24)